hello world!
Home » 文库Blog » 宣教榜样 » 南太平洋群岛宣教士~约翰·帕顿的故事

南太平洋群岛宣教士~约翰·帕顿的故事

发布于 2021-08-20
获取最新讯息
 

约翰·帕顿在南太平洋新赫布里底群岛服事40余年中,经常面临生命的危险,他写道:『一个野蛮的酋长拿着他上膛的步枪跟我对峙四个小时之久,虽然他经常用枪对着我,但上帝制住了他的手。 』 。尽管当地的土著一直对他心怀敌意,并在他服事过程中,多次试图取走他的性命,但帕顿仍继续他的宣教工作,为曾是食人部落的土著带来了教育,提高了当地的生活水准,将耶稣基督的福音传给了他們

生命的代价  John Paton. Was It Worth It?

约翰·吉布森·帕顿John Paton(1824 -1907) 是一名杰出的宣教士,他曾在南太平洋新赫布里底 群岛服事四十余年,为曾是食人部落的土著带来了教育,提高了当地的生活水准,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约翰·帕顿将耶稣基督的福音传给了蛮荒之地的土著。

约翰·帕顿帮助当地土人开创了一些例如手工帽制作的小型制造业。他还在当地建立了孤儿 院,并学习当地的语言,将其简化为文字。玛姬,他的第二任妻子,则教导了约五十名左右 当地的妇女和女孩,使她们成为缝纫、编织帽子和阅读方面的专家——就当时当地文化中对 女性的期望而言, 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成就。他们培训本地教师;翻译、印刷和阐释圣经; 每日服侍病人和垂死的人;配药,教导他们使用工具;每个主日都举行礼拜,并差派当地教 师到所有村庄传福音。约翰·帕顿在福音传播和给当地人生活品质改善方面,带来了巨大的 影响。但帕顿和他的家人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简单说,约翰·帕顿出生于一个平凡的苏格兰家庭。作为家庭中的长子,他和他的父母以 及父母的其他十个孩子-----四个弟弟和六个妹妹,在苏格兰的一个简陋的农舍中长大。 13 口 人住在 3 间屋内,其中一间还是工作坊!前屋用作卧室、厨房和客厅,而后屋则是他父亲的 工作坊。中间的房间是一个壁橱,是约翰父亲每日灵修的祷告室。约翰从 12 岁起,就开 始跟父亲学习做袜子,每天工作 14 个小时,直到他领受神的呼召,到海外宣教。

后来帕顿搬到格拉斯哥,在那里学习神学和医学研究。 1858 年 4 月 2 日,帕顿与玛丽 安·罗布森结婚。婚后 14 天,4 月 16 日,他们即以宣教士的身分从苏格兰启程,航行到 西南太平洋的新赫布里底群岛。在现代宣教理念中,这样的实践并不建议用于跨文化的装备 或婚姻上! 但约翰·帕顿听见了主的声音:“你要远渡重洋, 作我的使者,传扬我的爱, 我 会一直与你同在。” 帕顿回应说:“再也没有更清晰的异象,让我毅然决定,要完全按照神 的旨意,勇敢前进。”
但他所面临的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 “他们抵达新赫布里底群岛的三个月后,他们的儿 子,彼得·罗伯特·罗布森于 1859 年 2 月 12 日出生。但仅仅 19 天后,玛丽安就死于 热病,不久后,才 36 天大的彼得也相继过世。”

帕顿在离住所不远的地方,亲手埋葬了他的亲人。尽管为之心碎,他仍然在坟墓上用珊瑚块 装饰, 并尽可能让那一角落变得更美丽。
在这样的人生旷野中,上帝有没有给帕顿恩典呢?

让我们听听帕顿所说的话吧:“我从未被主弃绝。慈爱怜悯的主支持我,让我在一个安静的 角落安葬了亲爱的家人,将其珍贵的安息之处,安放在最靠近我住所的地方。多年后每当塔纳(帕顿所服务的岛屿之名)有人转向归主, 有人为基督赢得灵魂之时,人们会发现有一 个地方的记忆仍旧清晰; 在那里,我不断的祷告与流泪,宣告塔纳那片土地归于神;在那里, 我怀着信心和盼望,埋葬了我逝去的家人。 ”

帕顿坚定地说:“我坚信我的天父上帝满有智慧、满有慈爱,祂所行的,祂所允许的任 何事情没有错误。我仰望并寻求主的帮助,也在祂的工作中继续努力。”

下周我们将会继续分享这个话题。现在,先让我们来学习和思考帕顿的“使命宣言”:

“让我记录下我坚定不移的信念,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用尽一生的时间的崇高服事。如果上 帝让我的生命重新开始,我会毫不犹豫地将生命摆放在基督的祭坛上,以便祂可以像以前 一样,在类似的爱的事工中使用我的生命,特别是在那些从未听闻耶稣之名的人群当中。 没有任何经历的苦难会让我跌倒,没有人任何事情会让我惧怕,恰恰相反,当我祷告,祈 求恩典之主将人们的心转向宣教禾场,祈求祂开道路,使他们不论生或死,都以将耶稣和 祂的福音带入从未有过救恩之地时,我的心中就满了属天的喜乐,就为此欢呼雀跃! ”

“主啊,愿祢让这个宣教的使命宣言在 2021 年,再次活泼地呈现在我们中间!”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在这一天》(罗伯特·摩根); 伯大尼全球大学
Sources: Wikipedia; On This Day (Robert J Morgan); Bethany Global University.

约翰·帕顿的父亲 John Paton's Father

James Stuart Paton

约翰·帕顿 (John Paton,1824-1907 年)是南太平洋新赫布里底群岛的杰出宣教士,在他 早年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元素,让我印象尤为深刻。

“他早年在苏格兰的生活非常简单。作为家庭中的长子,他和他的父母以及其父母的其他十 个孩子—住在一个简陋的农舍。农舍一共有三个房间, 前屋用作卧室、厨房和客厅, 后屋则 是他父亲的工作坊。 中间的房间是一个壁橱,是父亲的祷告室,约翰的父亲每天在那里灵 修祷告和学习圣经。”

我无法想像在今日会有这样的居住安排! 约翰·帕顿的父母,詹姆斯和珍妮特·帕顿,以 及 11 个孩子基本上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吃饭、睡觉等都在一处。通过第二个房间到房子的 后端,是一个非常小的袜子手工制作坊,是家庭收入的来源。除了约翰和他的父亲外,想 必其他兄弟姐妹也都参与其中的工作。约翰从 12 岁起,就开始学习他父亲的袜子制作, 每天工作 14 个小时,他在他父亲的工作室里独立操控了六个‘长袜架’中的一个。然而, 还有第三个房间,是一个壁橱的空间。人们可能以为会用来当作睡觉的休息之所。但它主要 目的,是成为约翰父亲每日三次祷告和灵修的内室,以及每天两次家庭祷告聚会的处所。

约翰·帕顿父亲的生命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几年后,帕顿领受到上帝的呼召,要到海外 宣教,因此他必须搬到格拉斯哥。这意味着他必须先步行 40 英里到基尔马诺克,然后乘
火车到格拉斯哥。在步行前往基尔马诺克的旅途中,帕顿的父亲为儿子离别送行,陪同他走 了一段路。

约翰·帕顿在晚年时,记下了这段和他父亲离别时的步行:
“我亲爱的父亲与我一起走了最初六英里的路。在离别的路上,父亲的劝告、眼泪和天籁般 的对话,仿佛昨日般发生一样,鲜活的印在我的心中。 每当回忆将我悄悄带到当时的情景 时,我的眼泪就像现在一样,在我的脸庞上恣意流淌。当我和父亲的目光相遇时,他的眼泪 就掉了下来,所有的言语都是多余的!父亲沉默地握紧了我的手一分钟,然后郑重地对我说: 『我儿啊,愿上帝保佑你!你父亲的神使你昌盛,使你远离一切罪恶!』说完这些话他就哽 咽了,他的嘴唇不停地颤动,默默地祷告。我们含泪拥抱道别后,我尽可能的快跑离开。正 要拐过一个他会看不到我的拐角时,我回头一看,发现他仍然站在原地,远远凝视着我。为 了要继续赶路,我立下誓言,祈求上帝的帮助,我要在我生命和行动上,不让祂所赐给我的 父母感到悲伤或羞愧。我父亲在我们分开时的模样,经常栩栩如生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好 像不过是一小时前才发生的事一样。尤其是在我早年,当受到许多诱惑时,他的离别身影如 同守护天使般出现在我面前。不是出于律法主义,而是因深深的感激,让我在此作见证, 那 一幕的记忆不仅帮助我远离盛行的罪孽,也激励了我所有的学习,使我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 在我身为基督徒的所有职责中,我可以忠心地效法父亲光辉的榜样。 ”

我们今日处在一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我们实在值得停下来,思考一下帕顿的父亲对他生命的 惊人影响。同样值得深思的是,如果帕顿的父亲没有敬虔的生活方式,没有像他祷告那样去 敬虔的生活,帕顿是否还会成为一位卓越的跨文化宣教士,去改变许多人的生命,并激励许 多人带着耶稣基督福音的好消息,传给这样一个垂死的世界?

不同寻常的是,尽管帕顿的父亲在与儿子离别时泪流满面,这位父亲仍然如此强烈激励他的 儿子成为一名宣教士。这种激励以至于在帕顿的余生中,一直激励着他保持敬虔和顺服的生 命态度。在这个世代中,这确实给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人,或是那些在年轻人生命的形成时 期具备影响力的人, 带来了最发人深省的挑战。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约翰·帕顿的生命再思  A Third Look

James Stuart Paton

在过去的三周里,我写了两篇关于宣教士约翰.帕顿(1824-1907)的文章,他是一位在南太平洋新赫布里底群岛服事的宣教士。除去我在之前已经分享的内容,帕顿生命中的另一个重要方面也值得让我们思考——那就是在他宣教历程中面临不同挑战时所付上的代价。

帕顿必须面对的第一个挑战是,在他出发前往宣教禾场之前,在格拉斯哥有一群与他关系密切的人对他极力劝阻。其中有一位长老试图劝他不要去,他说: 『帕顿,你会被食人族吃掉的! 』 对此帕顿回应道:『迪克森先生,您现在年纪大了,不久的将来您会过世,身体也会被埋葬在坟墓里,被虫子吃掉;我坦白地对您说,我或生或死,都是为服事主耶稣并尊荣祂,那么对我来说,不论是被食人族或被蠕虫吃掉,并无任何区别; 在主再来的日子,我和您死去的身体,都会如同我们的救赎主一样荣美复活。 』

尽管帕顿给予强而有力的回覆,但他后来写道:『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其中还不乏一些仁慈的基督徒朋友。故此我也严重质疑我的动机:我究竟是在顺服神的旨意,还是只是来自我头脑中的强烈愿望。这也让我非常焦虑,让我不断祷告,不断为之亲近神。 』

出人意料的是,当帕顿因为生命危在旦夕,身体濒临崩溃,他不得不短期暂时离开新赫布里底群岛之际,他竟然因暂时离开服事禾场备受责难! 『偶尔他们也会当着我的面说出难听的话。例如,一位亲爱的朋友对我说:『你真是不应该离开的。你应该持守在你服事的禾场,直到你倒下那一刻。如果能你像其他人一样在服事时被杀,那对你将是一种荣誉,对宣教事工也更为有利。 』 为什么有些基督徒会如此冲动地劝阻那些因顺服神的呼召,去完成大使命的人呢?那些批评帕顿短暂离开岛屿的人,会不会愿意留下来『在服事时被杀』呢?

第二个挑战是,帕顿经常面临生命的危险。尽管当地的土著一直对他心怀敌意,并在他服事过程中,多次试图取走他的性命,但帕顿仍继续他的宣教工作。在一次袭击中,一艘船及时的抵达将他救出,并将他和其他宣教士从岛的另一端带离。

帕顿写道:『一个野蛮的酋长拿着他上膛的步枪跟我对峙四个小时之久,虽然他经常用枪对着我,但上帝制住了他的手。 』 再次地,『有一次,当我家被为数众多的当地土著围聚时,其中一个人用他的斧头愤怒地冲向我,但一个酋长抢走了我手中正在使用的铲子来阻挡他的攻击,他灵巧地保护我免于当场被杀死的惨剧。 』 不仅如此,还有另一次,一个当地人把帕顿叫到他病榻旁,当帕顿靠近他时,他拔出了一把匕首,抵住帕顿的心脏。 『我不敢动也不敢说话,我在心中一直祈求主救我,或者如果是我的时间到了,要带我回天家与祂同享荣耀…片刻的可怕悬念过去了。我除了对耶稣祷告,说不出话来。然后那人把刀转来转去,然后刺进了甘蔗叶里。对我喊道,“快走,快走!…” 我精疲力竭地跑了四英里,直到抵达宣教所。当时我几乎晕厥,但我赞美上帝的拯救。 』

的确,在帕顿离开苏格兰的 19 年前,也就是 1839 年,约翰·威廉姆斯和詹姆斯·哈里斯两名宣教士,就在他们登陆南太平洋的瓦努阿图岛时的几分钟之内,被食人族杀害并吃掉。为什么帕顿会愿意以如此『愚蠢』的方式,冒着生命危险,承担『去接触这些极具危险的食人族』这项任务呢?或许以下这两个事实给予了充分的答案。

首先,在约翰·威廉姆斯和詹姆斯·哈里斯去世仅仅几年后,其中一个杀害他们的凶手的儿子正在兴建一座教堂,而另一个在传福音。其次,经过十五年的宣教工作,约翰·帕顿和玛格丽特·帕顿看到整个阿尼瓦岛都归向了基督。多年后,帕顿写道:『我宣告阿尼瓦岛是属耶稣的,靠着上帝的恩典,阿尼瓦岛现在是在救主跟前敬拜。 』

大使命的工作是容易的吗?不,绝对不是!值得吗?从永恒本身来看,对于阿尼瓦岛和许多其他人来说,将给这个问题一个明确的答案。现今,是否有宣教士正面这些挑战,而需要您的鼓励呢?这个问题,则需要由您自己来回答了!

 

资料来源:维基百科、McKenna Von Gunten、John Piper

 

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如果有,欢迎评论并分享在 Facebook 上喔!


Ross Paterson
更多文章

Email: ask@fieldpartner.org
跨文化宣教课程: https://fieldpartner-chinese.thinkific.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port Issues | 问题反馈
FieldPartner is a registered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