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Home » 资源 » 信仰根基Foundations » 从杰出宣教士 -使徒保罗- 学到的功课(#1-5)

从杰出宣教士 -使徒保罗- 学到的功课(#1-5)

发布于 2021-11-08
获取最新讯息
 

从使徒保罗所学到的第一个关键功课:"耶稣基督是他生命的主,在他的生命中全然掌权,全然居首位。"

接下来的几周,巴柝声牧师将以跨文化宣教的角度,来和大家分享:

教会历史中最杰出的宣教士~使徒保罗的故事。

 

 

#1. 耶稣基督在他生命中的掌权~

我想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来和大家分享教会历史中最杰出的宣教士~使徒保罗的故事。我这里分享的目的不是去研读他的书信与著作,而是从一个相对独特的角度来研究他的生平,那就是:使徒保罗作为跨文化宣教先锋的生命路径。

使徒行传九章1-2节的经文引出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即使对现今的教会而言,仍旧具有重要的意义。

『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 』(使徒行传九章1-2节)

圣经告诉我们,当年的扫罗是一个极度憎恨教会的人。这种憎恨不仅是在他的意识和理念中,而且他也将这种憎恨付诸实践。在使徒行传七至八章提到他的两三处经文中,更进一步突显了他的这一形象:

  • 『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作见证的人把衣裳放在一个少年人名叫扫罗的脚前。 』 (使徒行传七章58节)
  • 『从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会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 』 (使徒行传八章1-3节)
由此可见,保罗(当年的扫罗)在反对耶稣基督的时候,不只是持有理论立场,不只是心里对其敌视和反感,他实际上也竭尽全力,用能够想到的各样方法来摧毁教会,逮捕信徒,甚至同意非法处决他们。
然而,在使徒行传九章3-9这七节经文中,保罗的整个人生被彻底颠覆了。亚拿尼亚在保罗开始新的基督徒生活后仅三天,就来到保罗身旁,给他下了从神而来的军令状,要他在余生中,做一名跨文化的宣教士。
『他(保罗)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 』(使徒行传九章15节)

这里有一个和我们今日密切相关的问题:神怎么可能让保罗,或者说对任何人的生命如此迅速和彻底地完全翻转?在72小时后,不再试图消灭耶稣基督的教会,而成为了一名宣教士,以同样激进的方式,带着极大的迫切,要为主赢得灵魂,并在他的余生中扶持基督徒,与主耶稣同行!

答案就在使徒行传第9章,唯一的一句直接从保罗口中说出的话语中:主啊,你是谁? 』(第5节). 这个称谓词 "主", 清晰定义了保罗生命彻底改变的原因和方式。在保罗还不知道,在大马士革路上向他显现的那位是耶稣之前,他就实际已经说:"主啊,不管祢是谁,祢说了算,我要照祢的话去做!"

保罗自己在提摩太前书一章中也做出了清晰的解释:『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祂。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做的。 (提摩太前书一章12-13节)

保罗说,他之前一直热切地想让神在他的生命中做主,但他需要通过与主耶稣的奇妙相遇,才能从无知和不信中得释放。他从来不存在不愿意事奉神的问题-----事实上,在他得救之前,在使徒行传第七至第八章中,他一直认为自己在事奉神。他只是需要被拯救,需要见到主耶稣。这就是保罗的话语 "主啊,祢是谁 "如此明确的原因所在。他实际也在说:"告诉我祢是谁,我是属于祢的,祢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从使徒保罗的经历中得到的第一个功课是,只有那些愿意以保罗的方式认识耶稣为主的人,才会接受跨文化宣教的呼召。 因为作奴仆蒙召于主的,就是主所释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仆。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仆。 』 (哥林多前书七章22-23节)

如果看到是 "基督的奴仆",而且祂作为生命的主,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方式,那么跨文化宣教的呼召就不是一个不可能的问题。这就是我自己的经历。在我上大学第二年的时候,主清楚地告诉我,祂需要成为我生命的主,而不仅仅是救主。在那之前我也认识祂,但我从未接受祂为我生命的主。在祂的恩典中,我艰难地,一步步降服在了祂的主权之下。此后不久,宣教的呼召就出现了。在我知道耶稣是主之前,我并不愿意宣教。

 

叶光明曾说,如果基督的主权和地位在教会中是真实的,那么我们95%的问题都会消失!我还想说,如果祂的主权和地位在祂的教会中广为人知,那么献身成为跨文化宣教士的弟兄姐妹的数量,就会大大增加!

从使徒保罗所学到的第一个关键功课就是:

“耶稣基督是他生命的主,在他的生命中全然掌权,全然居首位。”

 

#2. 使徒保罗“失踪”的三年时间

保羅系列#2

上周我们分享了保罗与主耶稣的相遇,以及他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之主的奇妙经历。接下来在 使徒行传九章17-19节 中,保罗的生命中发生了以下五件事:

1. 他知道了自己从主而来的使命("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第15节)。
2. 他被才新接触的主内肢体接纳(他从亚拿尼亚,这位本来他想迫害的基督徒那里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 "兄弟扫罗",第17节
3. 他的视力得到恢复;
4. 他作为信徒,在水中受洗;
5. 他被圣灵充满(第17-18节)

然后接下来,保罗生命中又有两个关键的印记:

首先,通过与那里的信徒相交,保罗在信仰上得到了建立。 "扫罗和大马色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第19节)
其次,保罗开始公开分享他新认识的救主耶稣基督。 "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他是神的儿子”(第20节)

但接下来,有趣的事情开始发生了。关于保罗的内容描述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出于某种原因,随后三年的时间,路加在记录中跳过,并对其忽略了。在 加拉太书一章15-17节 中,保罗写道: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
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
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独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
 

在保罗的生命中,有一段隐藏的三年时间。这种隐秘未知给了人们争论的空间。首先,为什么路加在使徒行传中没有提到这段经历? (我也不知道!) 其次,保罗在阿拉伯的时候做了什么?记录中并没有说。阿拉伯是一个人迹罕见的旷野,与保罗后来去城市中心建立教会,然后将福音传播辐射到周围地区的使命相冲突。他为什么要去阿拉伯?可能是为了默想,为了更多思考,也可能是为了传播福音。

我们所能知道的仅仅是,在这三年里,保罗曾短暂地呆在大马士革,然后去了阿拉伯,继而回到大马士革,又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而逃亡。在这位见习传道人的生命中,有一段隐秘的时期,我们真的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在这一段特别的隐秘时间里,他在与主的关系和对福音的理解上不断成长,而且他也在不断学习传讲福音的技能。在那之后,他才上耶路撒冷去见教会领袖(使徒行传9:26-30)。

这里有一个极大的属灵教训:保罗在几乎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将持续其一生的坚实属灵根基。他在隐秘处,塑造生命,使他服事主的的呼召逐步成型在主里。那是一段非常宝贵的生命成长时间,保罗显然学得很好。使徒行传九章25节 提到 “他的门徒”,表明保罗已经有了一个富有成效的事工。他是一个极有恩赐的领袖。第二,在这三年之后,保罗面临了极大的逼迫和敌视。第23-25节 谈到了犹太领袖对福音的敌视反对。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32-33节,我们了解到大马色的纳巴泰阿拉伯人国王阿雷塔斯四世协助犹太人的阴谋,实际上帮助他们在城门上设置了守卫,防备保罗逃跑......这是犹太人和阿雷塔斯国王手下的总督共同迫害的结果,尽管犹太人是主要阴谋的推动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保罗成了两个不同群体迫害的对象。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联手迫害他!但这个时候的保罗,已经有了坚实的信仰根基。他已经在主里站稳,不被这一切所摇动。

未来的 跨文化宣教士 也应该建立这样的属灵根基。隐藏在主里,远离一切高调和喧哗,谦卑地服事,而不是显摆地出现在公众视野的平台上或教会杂志的文章中,彰显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我们在那段隐藏的时间里没有得到一个坚实的属灵基础,我们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真实在主里的生命成长和服事。如果保罗没有那隐藏的三年,没有在他与主的关系和根基上成长,他能在随后的逼迫中幸存下来吗?在下周的分享中,我们会看到在耶路撒冷,保罗会面临更多痛苦的拒绝和逼迫。

跨文化宣教的呼召需要那些 隐藏的 "三年" ----尽管不一定是独自一人在阿拉伯的旷野! 我们都极其需要一段隐藏的根基建造时间。如果年轻的宣教士没有在那个隐藏的地方,深深地进入主里面,学习祂的 "天国福音课程",他/她就往往无法在充满敌意的公共舞台上站立得住,无法面对各样的逼迫和生命中的疾风骤雨。

 

#3. 保罗的呼召在耶路撒冷不被认可

保羅系列#3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和大家分享了使徒保罗(之间的扫罗)信主之后的前三年生活。他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与主奇妙相遇,在与大马士革的弟兄姐妹同处了一段时日之后,又在阿拉伯旷野呆了三年之久。在这之后,保罗又回到了大马士革,借着在城墙上的一个篮子得以逃生。

接下来本周,我将和大家分享保罗生命中随后出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那就是保罗信主后,第一次访问耶路撒冷母会。在使徒行传九章26-30节的五节经文中,对这一事件有着简短而又极具启迪性的描述。

首先,保罗面临了一个十分明显但并却意料之中的挫折。 "扫罗到了耶路撒冷,想与门徒结交,他们却都怕他,不信他是门徒。 "(使徒行传9:26)。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思考,说明今日世界在现代通讯方面已经完全改变。保罗归主三年后,对于耶路撒冷教会来说,似乎要么没有听说过保罗已彻底改变这件事,要么就是虽然听说,却没有人相信这是事实。社交媒体并没有把世界联系起来!耶路撒冷的本地新闻中,并没有关于这位前教会迫害者信仰改变的头条报导! 使徒们对保罗不信任这一事实,也诚属意料之中,并不令我们感觉诧异。

但巴拿巴后来把保罗带到了使徒那里(使徒行传9:27)。在加拉太书一章18-19中,保罗解释说,他在耶路撒冷的访问期间,非常有限地和当地教会有了接触。 "过了三年,我上耶路撒冷去见彼得,和他同住了十五天。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看见"。由此可见,当时的耶路撒冷教会没有广泛地对保罗接纳,而是由两名使徒对其进行了仔细的访谈,以测试他生命改变的真实性。

很快,使徒们就透过一种毋容置疑的方式,看到保罗信仰的真实性。保罗"奉主的名放胆传道,并与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讲论辩驳 (使徒行传9:29)保罗本是希利尼人,是大数人(小亚细亚基利家的首府),所以希利尼人中的事工显然应该是保罗福音事工的开始。但他们不愿意接受保罗关于主耶稣的见证,开始策划谋害保罗的计画。使徒们无疑被这些事件所说服,看到了保罗得救的真实性。但他们也意识到,司提反以前也向这些人作过见证,并因为这样做而被杀害。使徒们一定很惊讶,那曾经同意处死司提反的保罗(使徒行传8:1),现在竟然拿起了福音的接力棒,向那些被他怂恿杀害司提反的人传福音!这的确让使徒们感到非常惊诧。现在的保罗,显然是一个非常具备传福音激情的主耶稣基督的跟随者。

耶路撒冷教会对保罗的拒绝还不仅如此。与此同时,保罗还不得不面对第二个隐藏的拒绝。当保罗和彼得雅各在一起的时候,显然他不会仅仅只分享发现耶稣是救主和生命之主。他肯定也和这两位使徒分享过他在 使徒行传9:15 中所提到的呼召:"你去吧,因为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面前传我的名"。但在这里,似乎根本没有提到这一事实。因此,当他们把保罗送回大数时,他们没有以任何方式跟进保罗对外邦人的呼召。由此可见,使徒们虽然接受了保罗真正信主这一事实,但绝对没有任何证据,显明保罗也得到了耶路撒冷领导层的帮助,向外邦人传福音。由于没有得着任何教会的认可和支持,保罗的公开事工被限制在大数近十年的时间。

对我来说,这才是这些事件中令人感到痛苦的部分。保罗显然被神呼召去向外邦人传福音,他是一个将改写历史的宣教士。但在他付上代价顺服神,得着呼召后,他发现他新生活的这个因素在耶路撒冷完全被忽视了。耶路撒冷的教会长老非但没有帮助他准备好改变外邦人的世界,反而把他送回老家。在保罗成功地在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传道之后,人们很难说他还没有准备好!过了10年,巴拿巴才把保罗从大数救出来("后来巴拿巴往大数去找扫罗。找到了,就把他带到安提阿。使徒行传11:25-26)。而最后根据使徒行传第13章的记载,教会管理层正式承认保罗的呼召,差派他向外邦人传福音甚至花了更长的时间("现在要把巴拿巴和扫罗分给我,作我所呼召他们的工。"使徒行传13:2

"作我所呼召他们的工"。这句话很多时候并没有被教会听见,而被教会领导层直接忽略。这也是许多宣教士曾有过的痛苦经历。教会领导层可能会接受年轻宣教士信仰坚定的事实,但往往不接受他们也具有跨文化服事呼召的同等事实。因为这与 "耶路撒冷教会 "的神学或优先事项并不相符。有多少扫罗(不论男性还是女性)被锁在大数的 "监狱 "里,而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未得的 "外邦人 "群体,正在翘首等待他们带着耶稣基督拯救福音的到来?

 

 

#4. 教会历史上的重大时刻

保羅系列#4

保罗宣教旅程的下一部分内容,包含了教会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我们在使徒行传第九章看到,使徒保罗被耶路撒冷的教会领袖遣送到大数。这一行动的原因,一部分是为了保护保罗,免于被耶路撒冷的希腊犹太人杀害(徒9:29),同时也是为了给耶路撒冷的教会一个和平时期(徒9:31)。尽管这对耶路撒冷来说是件好事,但我们也可以看到,保罗被派往大数,耶路撒冷的管理层没有做出任何计画,想要释放他去给外邦人传福音的呼召。留给保罗的,只是一个无限期的等候,就像无期徒刑一般。没有对保罗进行任何宣教的培训,也没有预备期的时间安排和规划。使徒保罗,这个被神呼召向外邦人传福音,将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带入教会从未接触过的外邦区域的人,被无限期地搁置在一个城市里。保罗的呼召似乎变得渺茫,遥遥无期,但在这样的时候,主对保罗奇妙的救助和带领计画,却已经暗暗开始动工。

根据使徒行传十一章19节的经文记载,一些信徒从耶路撒冷来到不同的城市,包括叙利亚的安提阿。圣经说 "他们不向别人讲道,只向犹太人讲"。我需要补充一下相关的背景。在当日安提阿这个城市,至少有三个不同的族裔群体。那就是希腊人、叙利亚人和犹太人。希腊人和叙利亚人都是所谓的外邦人,而犹太人只是这个城市中比例最小的人群。因此教会在那个时候,只接触到该城人口中的一小部分人。然而第20节告诉我们,还有一些信徒来自居比路(赛普勒斯的古称)和古利奈。赛浦路斯是一个小岛,而古利奈属于北非。这些非耶路撒冷的信徒 "开始向外邦人传道"。就这样,安提阿教会诞生了,成为使徒行传中描述的第一个跨文化的教会,其中既包含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信徒。这就产生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被上告给耶路撒冷的教会领袖。这个问题就是,安提阿教会中的外邦人可能占了绝大多数。第21节经文告诉我们,"这些外邦人有许多人相信并归向主"。故此也出现了新的教会现象:安提阿教会不仅仅是一个跨文化的教会,而且还是一个非犹太人占多数的跨文化教会。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

于是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差派巴拿巴去安提阿查看,了解具体情况(徒11:22)。第23节的经文非常精彩:"他到了那里,看见神所赐的恩就欢喜,劝勉众人,立定心志,恒久靠主。" 这是教会历史上多么重要的一个时刻!我们看到,如果巴拿巴当时采取强硬的耶路撒冷路线,坚持割礼,坚持以犹太教的入门作为进入基督信仰的途径,那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情形?我们可以想像,但巴拿巴没有这样做。正因为如此,第24节的经文继续告诉我们:"于是有许多人又归服了主"。透过上述经文,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巴拿巴服事的一生,似乎都被安排妥当。他完全可以成为安提阿教会,这个非常优秀,且处于快速成长期的新教会的 "主任牧师"。

但在那时,巴拿巴却做了一件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我再说,这是教会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时刻。 25-26节说:"他又往大数去找扫罗,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这是一次多么令人惊讶,意想不到的旅行!我们在前面已经看到,在安提阿教会,巴拿巴已经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参与了教会的非凡增长。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中间,巴拿巴居然又去了大数,去救保罗离开那个城市。这里面有什么属灵的原理和计算法则?为了一个人的需要,巴拿巴竟然会暂时离开了他所负责的,一个人数众多、正在快速成长的教会?我们只能用一个事实来解释,那就是,从巴拿巴看到保罗被耶路撒冷教会遣送到大数那天开始,他的心就渴望,能有机会成为基督徒命定的一部分。他不仅与保罗交往,并且帮助他释放出跨文化宣教的呼召,去接触外邦人。第26节说,巴拿巴把保罗带回来,和他一起工作了一年。而剩下的,则成就了整个教会的历史。

"巴拿巴是个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11:24)。一个人有可能被圣灵充满,也满有信心,但却不一定是这里所说的“好人”。我如何定义一个“好人”?从圣经我们可以看到,这里的好人巴拿巴,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教会的主任牧师,离开他的办公桌,离开他舒适的工作环境,走上了漫长而艰巨的旅程,仅为释放一个宣教士进入他的使命和呼召。这个旅程绝非快速的火车或飞机旅行。它实际意味着极度耗时耗力地长途跋涉,乘船或骑马,前往243公里外的土耳其大数,然后再百般艰辛地原路返回-----而这一切巨大代价的背后,只是为了搭救一个人------使徒保罗。你看,只需一个好人,就能使神对保罗的救援计画全然得以实现!这就是巴拿巴。通过这样的方式,巴拿巴改变且塑造了教会的历史。
我在主面前祷告:

"主啊,请在我们的时代,在今日,赐给我们像巴拿巴这样的好人!"

 

 

#5. 这是被虚度的光阴吗?

保羅系列#5

在上一周,我和大家分享了巴拿巴不辞劳苦地往返四百八十六公里,在大数找到保罗,并把他带到安提阿这一激动人心的事件。这是教会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巴拿巴拯救了这个被称为将耶稣基督的福音带入外邦人世界的使徒。使徒行传十一章26节如此描述:"找着了,就带他到安提阿去。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

本周我想透过一个简单的问题来和大家继续思考:如果保罗被耶路撒冷的领袖从耶路撒冷遣送到大数已经十年,为什么保罗还需要和巴拿巴在安提阿继续待上整整一年?现在既然巴拿巴把他带到了安提阿,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来整理他的事务,然后立即派他出去回应神的呼召,去传福音给外邦人?为什么还要推迟一年,让保罗服事的开始时间继续延后?

我想,借着经文中隐藏的片段,以及个人与派遣宣教士相关的丰富经验来对其加以论述。以下四点,是我认为导致保罗服事延迟的主要原因。这些原因与今日宣教士的派遣也息息相关。

1. 保罗需要在安提阿教会中首先安顿下来,以便当安提阿教会派遣他出去宣教时(徒13:1-3),教会知道他的身份,也信任他,认可他的派遣资格。对今日的宣教士而言,尽管他们可能与一个机构或宣教组织一起出行,但最初的时候,最好他们是被一个或多个地方教会推荐。这些教会熟知被差派的宣教士,愿意并且有信心在祷告和金钱上对他们予以支持。教会不应该对不认识的人这样支持,不管他们自称神对他们生命的呼召有多么的不同寻常。当地教会需要看到,宣教士在他们中间以敬虔和得胜的方式过正常基督徒的生活。

2. 保罗需要知道并了解当地教会的运作模式。为了做到这一点,他需要与安提阿教会一起工作一段时间。他在大马士革有一些经验,在大数也同样有一些经验(使徒行传第九章耶路撒冷之行时间太短),但他仍旧需要与巴拿巴紧密合作,以便全面了解如何使一个在成长期,也大蒙祝福的地方教会持续运作。如果保罗自己要在他的宣教旅程中建立教会,他需要一个相关的工作模式。安提阿就是一个学习 "教会"模式的好地方。如果一个宣教士要建立教会或在海外服侍已经存在的地方教会,他就务必需要先了解地方教会的运作模式。

3. 与巴拿巴本人在一起的时间对保罗来说是战略性的,也是至关重要的。保罗的双手曾沾染了过去的鲜血,但与巴拿巴一起工作的那一年,因着"这巴拿巴原是个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使徒行传11:24),保罗也因此变成了满有属天恩典的使徒。对任何宣教士来说,与巴拿巴这样的"好人 "一起工作是一份珍贵的属灵礼物。多年前,当我在出发到新加坡工作之前( 我曾在那里待了十三年),我很荣幸生命中有这样的“好人”与我相伴。当这种弟兄或姐妹对你的生命说话时,你如果认真聆听,你的生命就会被改变。因为你知道他们爱你,知道他们只想把最好的给你。但是你必须与他们并肩工作,才能真正实现这一点。每个未来的宣教士如果有这样的人在生命中一路同行,都必会得到祝福。他将从生命中的巴拿巴身上,学到一种不同的服事方式,一种更加敬虔和体恤人的方式。在被派往异地宣教之前拥有这种关系的宣教士是有福的,他们在异地禾场服事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与之联系,寻求生命的帮助。

4. 差传的时机需要由神决定,而不是我们自己。如果在圣灵明确说 "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使徒行传13:2)之前,就急着去宣教,那么我们就会设定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而不是神的时间。保罗顺服了神的时间,愿意依靠神,从神的眼光来看与巴拿巴一起工作的那一年的价值。新冠疫情期是一个让许多人深感沮丧的时期。有些人从禾场暂时回家,却不能再回去;也有些人在疫情来袭之前已经准备好要奔赴禾场,但仍然迟迟不能出发。我们应该记住,保罗至少在一年后才走出去,而不是在更早的时间。因为他在等待神的时机。每个宣教士都需要从主那里找到个人的时机;同样也要在等待中,发现天父让他们等候这段时期的价值所在。

“他们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会一同聚集,教训了许多人。”

 

 

这篇文章对你有帮助吗?如果有,欢迎评论并分享在 Facebook 上喔!


Ross Paterson
更多文章

Email: ask@fieldpartner.org
跨文化宣教课程: https://fieldpartner-chinese.thinkific.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port Issues | 问题反馈
FieldPartner is a registered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linkedin facebook pinterest youtube rss 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blank rss-blank linkedin-blank pinterest youtube twitter instagram